全球领先的IT技术网站 |首页 |Tags |网站地图

您现在正在浏览:首页 » 综合频道 » 系统 » Linux » Linux发行版进化史

RSS订阅

Linux发行版进化史

暂无Tags标签
摘要:Peter MacDonald说,作为一个操作系统,至少需要在内核基础上绑定TCP/IP和X窗口这样的基本功能,于是有了Softlanding Linux System。美国大学生Patrick Volkerding说,SLS维护的不好,于是有了Slackware。美国大学生Ian Murdock说,SLS维护的不好,而且我们需要一个秉承Linux和GNU的开放精神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Debian。

之前有朋友问,有没有Linux发行版相关的历史介绍,我就直接把维基上的那个Linux发行版时间线图拿给他看。他看了之后觉得眼晕,问我有没有文字版的,我中英文找了半天,发现还真没有特别合适的。那么,何不做一个Linux发行版进化史的文字版?恰逢Linux 20周年,就此整理一番,给大家看个乐子吧。

创世纪:1991

芬兰大学生Linus Torvalds说,要有个386上的自由操作系统,于是有了Linux。(1991)

早期的碰撞反应:1992 - 1997

英国大学生Owen Le Blanc说,连fdisk和统一的软件安装来源都没有的操作系统太坑爹了,于是有了MCC Interim Linux,世界上第一个Linux发行版。(1992)

英国大学生Peter MacDonald说,作为一个操作系统,至少需要在内核基础上绑定TCP/IP和X窗口这样的基本功能,于是有了Softlanding Linux System(SLS)。(1992)

美国大学生Patrick Volkerding说,SLS维护的不好,于是有了Slackware。(1993)

美国大学生Ian Murdock说,SLS维护的不好,而且我们需要一个秉承Linux和GNU的开放精神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Debian。(1993)

德国的四个数学系大学生Roland Dyroff,Thomas Fehr,Burchard Steinbild和Hubert Mantel说,我们需要一个德文版的Slackware,于是有了S.u.S.E。(1994)

美国软件工程师Marc Ewing和年轻的创业者Robert "Bob" Young说,Linux可以为企业提供服务,于是有了Red Hat(红帽)。(1994)

全球各个学院的Geek们陆续发布了Linux Universe,DILINUX,Monkey等发行版,只是它们都很短命。(1995-1997)

宇宙大爆炸:1998-2003

美国创业者D. Jeff Dionne和Kenneth Albanowski说,我们需要为摩托罗拉DragonBall系列开发一个发行版,于是有了uClinux。(1998)

日本工程师Scott Stone说,我们要为亚洲用户们做一个红帽定制版,于是有了TurboLinux。(1998)

费米实验室说,红帽很好,但我们需要做一些定制,于是有了Fermi Linux(1998)。

法国大学生Gael Duval说,我要让红帽对于新用户来说很好用,于是有了Mandrake,也就是现在的Mandriva。(1998)

中国程序员邓煜、廖生苗和李凌说,我们要有完全中文内核的Linux,于是有了蓝点。(1999)

美国程序员Daniel Robbins说,我们需要一个没有预编译的二进制包,用户可以需要什么加什么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Enoch Linux,也就是后来的Gentoo。(1999)

加拿大软件公司Corel说,Linux也许能够帮助我们的软件扩展更多用户,于是有了Corel Linux Desktop,也就是后来的Xandros。(1999)

德国某ISP的工程师说,我们需要一个廉价的、有防火墙和杀毒等功能的网络防护系统,于是有了Astaro Security Linux(现在的Astaro Security Gateway)。(1999)

荷兰程序员Gerard Beekmans说,我们需要一个用户能够完全自定义并掌控的操作系统,于是有了Linux from Scratch。(1999)

苏格兰音乐家兼程序员Jay Klepacs说,多媒体人需要一个能够替代Windows和Mac OS的操作系统,于是有了Peanut Linux,也就是现在的aLinux。(1999)

中科院软件研究所说,我们要有自主产权的国产操作系统,于是有了红旗Linux。(1999)

美国系统管理员Ryan Finnie说,我们需要为系统管理员们做一个专门用来系统、文件修复的发行版工具盘,于是有了Finnix。(2000)

奥地利(德国)电子工程师Klaus Knopper说,我们需要一个可以在CD或U盘上就能运行的操作系统,于是有了Knoppix,也有了Live CD和Live USB。(2000)

瑞典程序员Per Lidén说,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贯彻UNIX的KISS原则的、基于tar.gz打包机制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CRUX。(2000)

日本的Miracle Linux公司说,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充分支持Oracle数据库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Miracle Linux。不过,后来Red Hat对Oracle的支持增强,Miracle Linux表示很尴尬,后来和红旗合作,变成了Asianux。(2000)

美国创业者Michael Robertson说,我们需要一个能跑Windows软件的Linux,于是有了Lindows。(2001)

当年Linksys无线路由WRT54G的固件在GPL下开源,一伙开发者说,我们用这个做一个嵌入式发行版在路由器里用吧,于是有了OpenWRT。(2001)

魔法爱好者Kyle Sallee说,让我们做一个可以像念魔法一样使用的发行版吧,于是有了Sorcerer。(2001)

捷克程序员Tomas Matejicek说,我们需要一个可以装在口袋里拿来拿去的Slackware,于是有了Slax。(2002)

美国大学生Aaron Griffin说,Linux发行版应该更轻量,更简单,不需要的全都不要,于是有了Arch Linux。(2002)

美国工程师Warren Woodford说,SUSE、红帽、Mandriva神马的太难了,于是有了MEPIS。(2003)

美国开源爱好者John Andrews说,我们需要为那些安度晚年的硬件们设计一个发行版,于是有了Damn Small Linux。(2003)

澳大利亚工程师Barry Kauler说,我们需要一个用内存就能跑的超轻量级发行版,而且我很爱狗,于是有了Puppy Linux。(2003)

给Mandrake打包打烦了的Bill Reynolds说,我就是想自己打包源代码自己说了算,于是有了PCLinux。(2003)

一群系统管理员们说,我们需要一个不用花钱的红帽,于是有了CentOS。(2003)

红帽说,Red Hat Linux这种桌面服务太累,我不想做了,交给社区吧,于是有了Fedora Core。(2003)

企业、政府、学院、市场、社区:2004 - 2007

西班牙安达鲁西亚政府的官员说,我们在学校、图书馆、公民活动中心这种公共场所使用Linux吧,于是有了Guadalinex。(2004)

南非富豪程序员Mark Shuttleworth说,我们应该有个专门针对桌面的Debian衍生版,于是有了Ubuntu。(2004)

台湾的国家高性能计算中心的研究员Steven Shiau说,我们应该有个专门做灾难恢复、磁盘克隆的Linux工具盘,于是有了Clonezilla。(2004)

中国开发者冷罡华和刘文欢说,中文的Linux还可以做的更好,于是有了Hiweed,也就是现在的Deepin。(2004)

CERN说,费米搞了个发行版,看来我们也需要一个,于是有了CERN Linux。(2004)

费米实验室和CERN说,既然双方都在搞Linux发行版,那能不能合作一下?于是有了Scientific Linux。(2004)

来自各个国家的几个黑客说,把黑客工具打包成一个发行版应该很酷,于是有了Auditor Security Collection,也就是后来的BackTrack。(2004)

Canonical说,我们需要让KDE爱好者也能用Ubuntu,于是有了Kubuntu。(2005)

Canonical说,一个瘦客户端架构并预装了教学软件的Ubuntu会在学校里更受欢迎,于是有了Edubuntu。(2005)

诺基亚说,用Linux应该能搞出不错的智能手机/平板的触屏操作系统,于是有了OS2005,也就是后来的Maemo。(2005)

法国安全工程师Jean-Philippe Guillemin说,我们需要一个专门针对互联网应用、多媒体和编程人员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Zenwalk。(2005)

来自法国的软件工程师Clement Lefebvre说,Ubuntu还可以更好用,更漂亮,具备更多的辅助功能,做到更多国家的本地化,于是有了Linux Mint。(2006)

一群Ubuntu用户们说,我们应该有个基于Xfce桌面的Ubuntu,于是有了Xubuntu。(2006)

Novell说,把SUSE桌面版交给社区吧,于是有了openSUSE。(2006)

红旗说,把红旗桌面版交给社区吧,于是有了Everest,也就是现在的Qomo。(2006)

甲骨文说,我们需要自己的Linux产品线,于是有了Oracle Enterprise Linux。(2006)

一群Ubuntu爱好者说,我就要一个只装了MythTV的Ubuntu做家庭影院,于是有了Mythbuntu。(2007)

英特尔说,Atom处理器在移动和上网本领域有点不给力啊,需要一些强力的OS协助推动,于是有了Moblin。(2007)

云计算时代:2008 - 

Damn Small Linux的开发者Robert Shingledecker说,其实系统还可以更小,我们把一个应用浏览器GUI加载到RAM中运行其实就可以满足很多用户的需求了,于是有了Tiny Core Linux。(2008)

Google说,其实操作系统有Chrome就够了,于是有了Chromium OS。(2009)

法国创业者Tariq Krim和Romain Huet说,把常用的什么社交网络、在线视频照片网站的图标放在桌面上当做Web应用就挺好的,于是有了Jolicloud。(2010)

英特尔说,设备这种事还是需要懂行的来做,诺基亚你来跟我一起干吧,于是有了MeeGo。只是,后来AMD也掺和了进来,而诺基亚却走了,这是后话。(2010)

==================

如今,到了2011年,20年的轮回。之后还会有什么?我们将继续关注……

0 »

综合专题

Linux那些发行版的事儿
Linux那些发行版的事儿

Peter MacDonald说,作为一个操作系统,至少需要在内核基础上绑定TCP/IP和X窗口这样的基本功能,于是有了Softlanding Linux System。美国大学生Patrick Volkerding说,SLS维护的不好,于是有了Slackware。美国大学生Ian Murdock说,SLS维护的不好,而且我们需要一个秉承Linux和GNU的开放精神的发行版,于是有了Debian。

web缓存服务
web缓存服务

超文本传输协议(HTTP)是互联网基本协议之一,主要用于分布式、协作式、超媒体的信息系统。通过HTTP,客户端向服务器端发送资源请求, 服务器端返回所请求资源如图像、样式表和JavaScript。早期的Web开发者已经认识到,Web流量会增长得越来越快。为了满足永无止境的Web需求,Web缓存正成为优化特定时间内数据传送量的至...

Linux虚拟化技术
Linux虚拟化技术

虚拟化技术的应用十分广泛, 当前虚拟化技术主要关注于服务器的虚拟化, 或在单个主机上寄存多个独立的操作系统。本专题主要介绍Linux上操作系统级的虚拟化技术,以及相关虚拟化技术的应用。随着处理器应用虚拟化技术(VT)的问世,虚拟化越来越受到业界的关注。相对于传统的软件虚拟化解决方案,虚拟化技术基于硬件的完全虚...

最新资讯

相关热门文章

  • 本文暂无Tags标签